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所在位置:首页>>瑞中新闻
 
瑞典人依然热衷于到海外寻找爱情

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和其德国、巴西混血的王后西尔维亚或许是最知名的跨国瑞典夫妇了。摄影:Prolineserver。图片来源:http://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Royal_Wedding_Stockholm_2010-Lejonbacken-012.jpg

昔日,剽悍的北欧勇士通过海外征服接触新的文化和更加温暖的气候。

几年前,瑞典中部林雪平市的Alexandra Axelsson出发去泰国时的目的也大致相同。

的确,虽然今天的瑞典人和当年声名狼藉的维京海盗在外国的行径不尽相同,但是瑞典人对于海外历险并不陌生。

一旦维京海盗将所有修道院都夷为平地、筋疲力尽之后,就会抓住最漂亮的女人的头发,把她们拽回家过冬,然后努力生出更多的维京海盗来。

然而,瑞典人已经不再留着蓬乱的胡须,驾驶维京大战船了。如今,他们戴着设计师设计的太阳眼镜,改搭廉价航班。而且,现在像Alexandra这样在国外寻找爱人和财富的女性在瑞典人中占据了很大的比例。

尽管如此,可还有一件事仍然不变:瑞典人依然善于说服毫无戒心的(男性或女性)配偶和他们一起回到这个又冷又黑的欧洲边缘地区。

Alexandra就是这样一个成功“诱使”其伴侣放弃东南亚的海滩、来到白雪皑皑的瑞典的现代瑞典人。近期的统计数据表明,越来越多的瑞典人正把他们的“海外爱情俘虏”带回家,Alexandra只是其中之一。

瑞典移民局的近期统计数据显示,在过去四年中,从其他国家带回伴侣的瑞典人的人数上升了30%。2009年,有2.2万多人因“新近建立的关系”而获得瑞典居留许可。

Alexandra 2008年在泰国遇到Noi Loungvixa,之后两人住在一起,直至2010年夏季才搬到瑞典。

现在他们期待在林雪平的新居里度过第一个情人节。在最初的文化冲击后,两人发现自己身处寒冷的新环境。

一开始,这个转变对Noi来说很难适应,因为他对瑞典的不同世界毫无准备。

他回忆道:“我记得,当我看到一些老人在遛狗时,我想,‘这些人难道没有家人和他们一起散步吗?’”

同时,他也很惊讶地发现要与陌生人交谈是多么困难,而这在泰国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当然,他对第一场降雪更是没有准备。

国际旅行的增多和互联网帮助许多住在农村、缺少可供选择的伴侣的腼腆瑞典人更容易找到和选择配偶。聊天论坛和Facebook使人们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喜结良缘,更不用说一些网站上弹出的“现在就约会瑞典女孩!”的广告了。

通常来说,现在的瑞典人会通过强调瑞典的健康生活方式、包容的社会制度和广阔的大自然等的吸引力来说服他们的恋爱对象陪他们回国。

未来研究学院(Institutet för framtidsstudier)的Thomas Niedomysl进行了一项研究。其结果显示,这些所谓“婚姻移民”的原籍国家的地理分布有着与性别相关的趋势,而这些趋势与人们关于瑞典人在哪里找伴侣的许多预想是吻合的。
 
“(在瑞典,)多数女性配偶来自东南亚和其他亚洲地区、东欧、俄罗斯和南美。”他记录道。

“男性婚姻移民则主要来自西欧、非洲、中东、北美和澳大利亚。”

然而,Niedomysl惊讶地发现,虽然媒体关注的是那些嫁给瑞典农村男性、来自更为贫困国家的年轻女移民,但在现实生活中,瑞典婚姻移民中占最大比例的却是那些来自相对富庶国家的男性。

尽管Noi和Alexandra可能并不符合人们对跨国瑞典情侣的一般看法,可是Alexandra的故事却反映了打算背包环游亚洲而到泰国旅游的典型瑞典海滩狂的旅行轨迹。

但是在Alexandra遇到Noi以后,她的计划改变了。Noi是一名成功的攀岩教练,来自泰国的邻国老挝——一个游人较少涉足的国家。Alexandra和Noi坠入了爱河,继而在旅游胜地皮皮岛上愉快地生活在一起。

Alexandra去了Noi在老挝的村子,学了泰语,并开始潜水教练的工作。一切都很完美,但也许过于完美了。尽管Alexandra觉得自己找到了天堂,可她想知道,远离皮皮岛温暖的海滩、新鲜的水果和热带阳光,两人的关系是否能够继续。

虽然Noi之前从未考虑过来瑞典,但他最终还是愿意搬到这里来,和想要在瑞典继续学业的Alexandra待在一起。

Noi的积极态度帮他度过了最初几周没有工作的日子。凭借其魅力和热情,他现在找到了一份全职工作。同时,他也在夜校努力学习瑞典语。

当考虑自己和Noi的未来时,Alexandra若有所思地说:“谁知道呢?”

“我们也可能会回到泰国或者去澳大利亚。”

 

  • 400-101-8711

  • 0046+700794027

    18602213877

天津宝易黄埔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

                

                    瑞典机构  Bizea Trade & Investment AB.